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 http://www.jie-ju.com.cn/jieju_fufaj4772/news/itemid-4203.html
普通会员

索雅丽家居制品有限公司

定制家具,家具定制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祝焕东
  • 电话:0536-2167658
  • 邮件:sooya88@163.com
  • 手机:13853673010
  • 传真:0536-2167658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未来两年,家电企业会掀起一轮从连锁卖场的“退群”大潮吗?
新闻中心
未来两年,家电企业会掀起一轮从连锁卖场的“退群”大潮吗?
发布时间:2019-12-30 14:55:4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7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
对于国美、苏宁,以及大中、五星、永乐等全国性或区域性,手握千余家、百余家连锁卖场,这一实体店资源的零售商来说,这些大连锁卖场到底是“包袱”还是“财富”,是时候重视审视和思考了。

因为越来越多的家电企业,在这些全国性或区域性连锁卖场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挑战:店面越来越大、装修越来越豪华,但是进入连锁卖场购物的消费者,却是“只减不增”,大量的家电导购员们,不得不被逼着“走街发单页认筹”、“不只卖家电还要推销延保、理财甚至线上刷单”。

当家电企业在连锁卖场的“投入产出比”彻底失衡,比如投入连锁卖场30万的费用,一年下来只能卖掉100万的家电,赚来的钱还不够给连锁卖场支付进场费、展位费、装修及促销费,以及导购员工资提成等,对于国美、苏宁这些手握大量连锁卖场的零售商来说,其实体店的价值难道就是“产品展示、品牌推广”,以及可有可无的“用户体验”?

连锁卖场的商业价值,正在被时代冲击

这年头,在苏宁、国美等全国性、区域性连锁渠道,还能赚到钱的家电品牌应该不会超过10个。主要是一些外资品牌,以及本土的头部企业,还有一些资格和实力,可以跟连锁卖场来谈费用、扣点、促销费用等。

其它家电企业进入国美、苏宁的线下连锁渠道,这些年来,说白了基本上就是“花钱为品牌和产品打广告”,投入的进场费、促销费、广告费、导购员工资等,单纯靠卖出去的家电,是根本赚不回来。很多时候,都是拿渠道盈利弥补连锁卖场的亏空。

为了更好地增加品牌面向市场和用户的曝光度,借助新产品提升企业和品牌的影响力,这些年来很多家电企业对于连锁卖场是“既爱又恨”,这也带来了最近10年来家电企业与连锁卖场的合作处在“进进出出”状态中。

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一些家电企业可能还会选择连锁渠道的标杆门店、核心门店进驻,展示品牌和产品;市场行情一旦不好,就会很快退出连锁渠道,顶多保留一些标杆门店,做点品牌和产品形象展示,最终避免在连锁卖场经营亏损。

当然对于家电企业的这种态度,国美、苏宁等连锁卖场显然也不能“听之任之”,而是采取了“软硬兼施”的方式,一方面对于企业的进驻门店采取“好坏搭配”的合作方式,因为优质门店场地是有限的,位置小一点,但收费就会很贵。比如大中电器中塔店、苏宁易购新街口店等等;同理,一些非优质门店,给企业的位置就大一些。

电商下乡经销商上网,两头挤压再生变局

随着2019年下半年市场新战役的再次打响,不少家电企业纷纷开启新一轮的渠道调整策略:一方面,探索自有渠道的推广力度,发展官方商城,打通企业与经销商的数字化分销合作体系;另一方面,则是调整连锁卖场的占比,增加电商和农村实体店的扶持力度。

业内人士向家电圈分析,接下来会出现一轮“家电企业退群连锁卖场”的潮流趋势。原因很简单,就是城乡两级市场的消费客流持续分化,连锁卖场的人流量和成交量持续稳步下跌,家电企业在连锁渠道遭遇“入不敷出”的尴尬,而且是迟迟不见好转。

成为明珠城浪荡子后,曲小树是狄九--的朋友。曲小树有武根,就是不喜习武,和没有武根的狄九整天在明珠城浪荡。虽说狄九没打算做恶霸,事实上在明珠城里面,根本就没有人敢惹狄九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看见狄九和曲小树到来,大家都是能让开赶紧让开。

直到两年后的一天,十八岁的狄九和曲小树在一家酒楼喝的有些醉醺醺的时候,他看见了返回明珠城探亲的甄蔓,在甄蔓身边,还有一名身穿白衣背着一柄长剑的英俊青年。

十八岁的甄蔓比两年前更是清丽脱俗,站在明珠城的街道之中,那种飘飘欲仙的身姿,让整个明珠城都因为她而失去了颜色。从她那毫无外物的眼神中,狄九就知道在甄蔓心里早已没有了他的半分影子。

她和那白衣青年站在一起,就好像一对璧人。这一切都让狄九心里有些酸堵,哪怕明知道他和甄蔓不会再走到一起,现在看见这一幕,他才发现自己从未放下过。

“呵呵,有什么了不起……阿九……如果你有武根,一百个甄蔓也跟不上你的脚后跟……来,咱们喝酒……”

--公布的苏宁易购2019年中报显示:报告期内公司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受外部市场环境持续较弱的影响,可比门店销售收入同比下降5.66%。同时,面向三四级市场的苏宁易购零售云直营店,可比门店销售收入同比下降6.27%。进一步分析还能看到:苏宁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的坪效,从一级市场的下跌1.19%,二级市场下跌8.25%、三级市场下跌9.12%、四级市场下跌10.51%,出现了一轮“市场越下沉,连锁卖场越没有客流量”的轨迹。

其实早在10多年前,家电市场上就出现过一大批的“二三线家电企业”撤出连锁卖场的现象。原因就是“渠道费用太高、终端销售不佳”。这种局面,在最近两年来开始持续恶化,无论是在周末、节假日,还是工作日,连锁卖场的消费者都没有导购员等卖场工作人员多。

面对这一局面,国美、苏宁、五星等连锁卖场的运营商来说,早在五六年前就开始采取“团购”、“专场”等推广和促销活动,进行引流出货。最近一年多来,又纷纷转战线上,发展微店、拼购、拼客等一系列业务形式,将众多的家电导购员变成“刷单员”。此外,还在卖家电之外开始让导购员强推延保、金融理财等产品,希望通过“全面撒网”策略,放慢营收下跌的速度。

透过一些家电企业的渠道分布就可以看到,连锁卖场的比重已经越来越低。从过去20%甚至高达30%,一路下降至10%左右。而且在零售渠道的持续碎片化浪潮下,大连锁的份额先是被电商抢夺,后又被社区团购、微商,以及农村电商加盟店等轮番抢夺,未来的占比还存在进一步下降空间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未来家电连锁卖场的数量将会进一步减少,必须要做优做精,而不是做大做强。最终,其职能和定位也将彻底转型为家电主流企业的智能家居体验中心,而不是单一的家电硬件销售平台。这一点,早在多年前,海尔、美的、格力,以及最近几年来,长虹、海信、TCL、奥克斯等家电企业,其实很早就释放出渠道变革的信号和方向。

对于国美、苏宁,以及大中、五星、永乐等全国性或区域性,手握千余家、百余家连锁卖场,这一实体店资源的零售商来说,这些大连锁卖场到底是“包袱”还是“财富”,是时候重视审视和思考了。

因为越来越多的家电企业,在这些全国性或区域性连锁卖场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挑战:店面越来越大、装修越来越豪华,但是进入连锁卖场购物的消费者,却是“只减不增”,大量的家电导购员们,不得不被逼着“走街发单页认筹”、“不只卖家电还要推销延保、理财甚至线上刷单”。

当家电企业在连锁卖场的“投入产出比”彻底失衡,比如投入连锁卖场30万的费用,一年下来只能卖掉100万的家电,赚来的钱还不够给连锁卖场支付进场费、展位费、装修及促销费,以及导购员工资提成等,对于国美、苏宁这些手握大量连锁卖场的零售商来说,其实体店的价值难道就是“产品展示、品牌推广”,以及可有可无的“用户体验”?

连锁卖场的商业价值,正在被时代冲击

这年头,在苏宁、国美等全国性、区域性连锁渠道,还能赚到钱的家电品牌应该不会超过10个。主要是一些外资品牌,以及本土的头部企业,还有一些资格和实力,可以跟连锁卖场来谈费用、扣点、促销费用等。

其它家电企业进入国美、苏宁的线下连锁渠道,这些年来,说白了基本上就是“花钱为品牌和产品打广告”,投入的进场费、促销费、广告费、导购员工资等,单纯靠卖出去的家电,是根本赚不回来。很多时候,都是拿渠道盈利弥补连锁卖场的亏空。

为了更好地增加品牌面向市场和用户的曝光度,借助新产品提升企业和品牌的影响力,这些年来很多家电企业对于连锁卖场是“既爱又恨”,这也带来了最近10年来家电企业与连锁卖场的合作处在“进进出出”状态中。

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一些家电企业可能还会选择连锁渠道的标杆门店、核心门店进驻,展示品牌和产品;市场行情一旦不好,就会很快退出连锁渠道,顶多保留一些标杆门店,做点品牌和产品形象展示,最终避免在连锁卖场经营亏损。

当然对于家电企业的这种态度,国美、苏宁等连锁卖场显然也不能“听之任之”,而是采取了“软硬兼施”的方式,一方面对于企业的进驻门店采取“好坏搭配”的合作方式,因为优质门店场地是有限的,位置小一点,但收费就会很贵。比如大中电器中塔店、苏宁易购新街口店等等;同理,一些非优质门店,给企业的位置就大一些。

电商下乡经销商上网,两头挤压再生变局

随着2019年下半年市场新战役的再次打响,不少家电企业纷纷开启新一轮的渠道调整策略:一方面,探索自有渠道的推广力度,发展官方商城,打通企业与经销商的数字化分销合作体系;另一方面,则是调整连锁卖场的占比,增加电商和农村实体店的扶持力度。

业内人士向家电圈分析,接下来会出现一轮“家电企业退群连锁卖场”的潮流趋势。原因很简单,就是城乡两级市场的消费客流持续分化,连锁卖场的人流量和成交量持续稳步下跌,家电企业在连锁渠道遭遇“入不敷出”的尴尬,而且是迟迟不见好转。

成为明珠城浪荡子后,曲小树是狄九--的朋友。曲小树有武根,就是不喜习武,和没有武根的狄九整天在明珠城浪荡。虽说狄九没打算做恶霸,事实上在明珠城里面,根本就没有人敢惹狄九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看见狄九和曲小树到来,大家都是能让开赶紧让开。

直到两年后的一天,十八岁的狄九和曲小树在一家酒楼喝的有些醉醺醺的时候,他看见了返回明珠城探亲的甄蔓,在甄蔓身边,还有一名身穿白衣背着一柄长剑的英俊青年。

十八岁的甄蔓比两年前更是清丽脱俗,站在明珠城的街道之中,那种飘飘欲仙的身姿,让整个明珠城都因为她而失去了颜色。从她那毫无外物的眼神中,狄九就知道在甄蔓心里早已没有了他的半分影子。

她和那白衣青年站在一起,就好像一对璧人。这一切都让狄九心里有些酸堵,哪怕明知道他和甄蔓不会再走到一起,现在看见这一幕,他才发现自己从未放下过。

“呵呵,有什么了不起……阿九……如果你有武根,一百个甄蔓也跟不上你的脚后跟……来,咱们喝酒……”

--公布的苏宁易购2019年中报显示:报告期内公司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受外部市场环境持续较弱的影响,可比门店销售收入同比下降5.66%。同时,面向三四级市场的苏宁易购零售云直营店,可比门店销售收入同比下降6.27%。进一步分析还能看到:苏宁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的坪效,从一级市场的下跌1.19%,二级市场下跌8.25%、三级市场下跌9.12%、四级市场下跌10.51%,出现了一轮“市场越下沉,连锁卖场越没有客流量”的轨迹。

其实早在10多年前,家电市场上就出现过一大批的“二三线家电企业”撤出连锁卖场的现象。原因就是“渠道费用太高、终端销售不佳”。这种局面,在最近两年来开始持续恶化,无论是在周末、节假日,还是工作日,连锁卖场的消费者都没有导购员等卖场工作人员多。

面对这一局面,国美、苏宁、五星等连锁卖场的运营商来说,早在五六年前就开始采取“团购”、“专场”等推广和促销活动,进行引流出货。最近一年多来,又纷纷转战线上,发展微店、拼购、拼客等一系列业务形式,将众多的家电导购员变成“刷单员”。此外,还在卖家电之外开始让导购员强推延保、金融理财等产品,希望通过“全面撒网”策略,放慢营收下跌的速度。

透过一些家电企业的渠道分布就可以看到,连锁卖场的比重已经越来越低。从过去20%甚至高达30%,一路下降至10%左右。而且在零售渠道的持续碎片化浪潮下,大连锁的份额先是被电商抢夺,后又被社区团购、微商,以及农村电商加盟店等轮番抢夺,未来的占比还存在进一步下降空间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未来家电连锁卖场的数量将会进一步减少,必须要做优做精,而不是做大做强。最终,其职能和定位也将彻底转型为家电主流企业的智能家居体验中心,而不是单一的家电硬件销售平台。这一点,早在多年前,海尔、美的、格力,以及最近几年来,长虹、海信、TCL、奥克斯等家电企业,其实很早就释放出渠道变革的信号和方向。